快乐的,最是少年不知事时

两小孩子在一片竹林里玩耍:女孩子也就七八岁大的模样,男孩子大约大她两三岁吧。他们说着,笑着,开心着这个年龄应该有的开心

女孩子突然静了下来,说起了风筝。男孩子就真的变魔法似分,做出了一只风筝,逗得女孩咯咯笑停不下来

他们所在的位置,是一片茂密的竹林。竹林里放风筝!风筝在男孩子灵巧的手里,还真的飞了起来,眼看着,如果手里的线再长一点,就可以冲出竹林,飞上天了。男孩子把风筝线交到女孩子的手中,满足地看着女孩子追着风筝,以及她脸上那幸福的神情,仿佛,他要将这幸福的时间刻在心里

空气中,仿佛满满的都是幸福

女孩子追风筝放得累了,停了下来。两人就躺在在地上,静静地看着被茂密的竹林切得零碎的天空,时间仿佛静止了。这样的日子,真好

男孩子是背着女孩子出竹林的。女孩子是真的累了。男孩子也是真的愿意背着她走出去。一路上,他们走得很慢,走出了竹林,走到了田间,走到了山脚,慢慢地向着山腰爬上去。仿佛,他就这么背着她,走过了春秋,走过了轮回,永远都不会也不想停下来。最终,他们来到了一个可以了看脚下这片土地的高度,在一处山洞面外面,停了下来。两人并排坐在洞前的地上的,并排坐着,看着通红却不再耀眼的夕阳,静静地看着

最后,女孩子坐在原地,男孩子却下山了。女孩子静静地看着他走下山,走到山脚看不见了,又看到他走在田间路上,渐行渐远,直到小小的身体变得只剩下一个黑点,直到再也看不见任何影子了,女孩子也没有移动过

女孩子就那么坐在原地,看着日出又日落

日出日落,春去冬来,又春去冬来,不变的,是女孩始终坐的那个地方,是女孩从未改变的眺望的方向

小女孩已经长成了大姑娘。她也在身后的山洞里住下了,一住就是多少春秋,从不曾离开。除了休息在山洞里,其他时间,她都坐在当年的那个地方,眺望着面前那条不知延伸到了何处的田间小路

对于已经长成姑娘的女孩来说,时间是静止的,仿佛永远定格在了当年的那一天,他背着她走过了世界,走过了人生,来到了这个地方

有一天,姑娘看到了山下的田间,有一个可爱的小孩子,刚刚学会走路的样子,才会咿呀学语,虽然她并听不到任何声音。姑娘的心被扯了下。然后,姑娘看到了孩子的妈妈,找到孩子的妈妈松了好大口气的表情。姑娘看着孩子的妈妈带着小孩子离开。她们应该是回家去了。眼前的景象恢复了一直以来的平静。天黑了,姑娘走进了山洞。这里,是姑娘的家

皱纹已经爬上了姑娘的眼角,时间应该已经过去了好多年吧。只是,在这里,仿佛时间与这里没有任何关系:春去冬来,日出日落,时间这个概念都显得有点突兀。姑娘依旧每天静静的坐在以前的那个地方,依旧每日眺望着山下的田间小路

又多少个春去冬来,冬来春去

直到有一天早上,姑娘没有再出现在她坐了几十年的地方

岁月终究还是苍老了她。她静静地躺在洞里的地上。看不出脸上的表情

昨晚她睡下了,这个清晨,她没有再醒来

II

两人并排坐在洞前的地上的,并排坐着,看着通红却不再耀眼的夕阳,静静地看着

只是从始到终,小男孩的目光也没有离开过身旁的女孩。如果能这样一生,多好

小男孩起身,停留,最终向着山下走去

小男孩子能感觉到身后小女孩的眼光,只是他不敢回头。他只能向前,走到山脚,走过田间,走过另外一座山,直到再也看不清路了,再也没有力气了,他瘫坐在地上

。。。

转眼间,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是强壮的少年了

英勇善战的小男孩如今已经带领着自己的一小支部队,在战场上早已威名远扬

战士信服他,战士追随他,因为他有勇有谋,从来都是冲在队伍的最前面

战士歌颂他为了国家,为了民族,为了百姓,他全力以赴,誓死杀敌

在他的内心深处,有一个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的秘密:他要尽早结束这场战争,因为,有一个人,在等他

世事岂能尽如人意

一转眼,又是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小男孩如今已步入青年,如今,他已是统驭一方的将军,只是,战事还是未平

将军的身旁,还多了一个女人,还有了一个小孩子,他的小孩

将军经历了多少次出生入死的战场,多少次他都身负重伤,奄奄一息。一次战役中,他身中数箭,他和一小众部队被包围了。他以为他已经死去。他看到了照顾他的,帮他清理伤口的人,他看到了他一直思念的人

几天以后,接应的部队如约围剿,全歼了敌军,他也回到了军中。那几天他也只当是做了一个梦,一个他一直不敢去想的梦

几个月后,他的一个得力女将告诉他,当时是她在他受伤神智不清的时候在照顾他的。现在,她有了他们的孩子

。。。

几年又过去了,战事仍在继续,将军仍然每天亲自带兵出战,冲在最前线,只是他的身边,多了个几岁的孩子,和他一起冲在前线的,还有那个他曾经最得力的助手,现在仍然是,只是多了一个孩子的娘的身份

。。。

又几年过去了,战事终于平息了

将军终于可以有一个地方住下来,不用再每天带兵抗敌了

此时的将军,已入中年,他的身边,住着孩子,还有孩子他娘

每天除了繁忙的军务处理,将军就是看着某个方向,沉在他自己的世界里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

孩子他娘和孩子只能远远地看着

孩子他娘是明白的,她从来没有住进过他的心里,因为他的心里,早就已经住着一个人,他的心里已经满满的了,再也进不去任何人。只是,她也从不后悔,因为从一开始,她就知道了,只是她还是希望着有一天,她能感动他

将军终于有几天时间可以属于他自己了。毫不犹豫,他骑上了自己的马,一个人向那个他日思夜想的方向奔去

一路上熟悉景象,仿佛岁月从来不曾存在过。将军径直来到了当年的那座山下,他看到了当年的那两个小孩子坐过的地方。将军一路小跑上了山,来到了当年的坐着的地方。将军慢慢地走进了山洞

将军坐在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姑娘的身边,他看着她憔悴安详的已经有了皱纹的容颜,已然不是当年的小女孩,可是他分明就是知道这是他一直思念的人,活在他骨髓里的人

将军在姑娘身边躺了下来,静静地躺在她的身边

日出日落,将军就那么躺在姑娘的身边

将军抱起姑娘,把姑娘接回了他现在的住所,他把她葬在了他的书房旁边

将军每天除了公务,就是守在姑娘的坟前,陪着她,有时候给姑娘讲他的故事,有时候就那么静静地坐着,仿佛在听姑娘告诉他她的事情

远处,孩子和孩子他娘,也就那么远远地看着

将军已经很老了,背也跎了,只是他依旧每天都会陪在姑娘坟前,和她说说话,这也是他每天唯一可能会露出笑容的的时间

有一天,孩子和孩子他娘发现将军身在姑娘坟前,还是如往常一般安详,只是没有了呼吸

按照将军的安排,他被葬在了姑娘的坟旁边

终于,他和姑娘住在一起了

终究,他还是和姑娘在一起了

只是,这一等,等了多少年
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welve + = thirteen